• <nobr id="740z4"><optgroup id="740z4"></optgroup></nobr>

        <track id="740z4"></track>
          <bdo id="740z4"></bdo><tbody id="740z4"><source id="740z4"></source></tbody>

            1. 獨子養老的困境 第一代獨生子女的父母逐漸老去
              發表時間: 2012-09-06來源: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

                “4+2+1”家庭結構,是專門指在計劃生育政策實施后出現的一種家庭結構,這種家庭由夫妻雙方的雙親、夫妻二人和一個孩子組成。這種家庭結構,在計劃生育實施30多年后,已成為很多家庭的“標準配備”,而最上層的“4”更已開始步入老年人行列。如何破解“獨子養老”時代帶來的各種社會問題,漸已成為人們的熱點話題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國把實行計劃生育確定為一項基本國策至今已整整30年,這意味著生于1980年代初的很多獨生子女,已步入而立之年。生下的孩子,大都已經開始蹣跚學步,而與此同時,這些孩子的祖父母、外祖父母和父母的養老問題,也隨之開始浮現。

                祖父母、外祖父母和父母,再加上孩子本人,正好構成了“4+2+1”的家庭結構,這種家庭結構的養老壓力,顯而易見。

                嘆!

                獨子家庭愁養老

                再過一段時間,寧波市北侖區新碶街道紫荊社區居民樂慧娜的兒子就要結婚了。即將“升級”當婆婆,樂慧娜心里既高興又有點擔心。

                樂慧娜的兒子,是這個家庭的獨子,浙江師范大學碩士研究生畢業,現在北侖一家醫院工作,收入比較穩定,對父母也很孝順。“我未來的兒媳婦也是獨生子女,工作不錯,人也很好。”她說。

                對樂慧娜而言,目前的一切,都是順風順水,讓她很滿意。“只怕將來生下的孩子要辛苦嘍!”她心里擔心的,只有一點:將來孫子或孫女怎么來應付這么多老人的養老問題呢?

                樂慧娜的擔心,并非空穴來風。她給記者列了一張表格:未來兒媳婦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中,有一位已過世,還剩下3位,加上她本人的父母,兒媳婦一方共有5位老人需要照顧;她家這一邊的情況,也一樣,將來同樣有5位老人需要照顧。

                于是,在樂慧娜兒子結婚后,家庭結構表格將會是如此:在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這一輩,共有6位老人;之下的一層,有4位老人。“我兒子和兒媳婦需要照顧的,是10位老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曾經照顧過病人,這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。”樂慧娜說,尤其是照顧臥病在床的老人,女人通常力氣小,幫老人翻個身,就要男人來幫助,一旦一個老人臥病,就意味著至少要兩個人來服侍,一旦出現這種情況,兒子兒媳婦又要工作養家,又要照顧老人,精力和體力根本沒法承受;即使能承受,在經濟上,是否能承受這么大的醫療和養老費用,也是個未知數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這些老人,都是兒子和兒媳婦的至親,一旦有個病痛或者什么事情,照顧老人是義不容辭的責任,但是人數這么多……”說起未來,樂慧娜不禁皺起了眉頭,“就怕到時候我這個做母親的自己也老弱多病,不能分擔,還增加負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更讓樂慧娜擔心的,還有未來的孫子或孫女:“到他們這一代,更麻煩,如果和現在情況一樣,他們要承擔14位老人的養老或醫療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樂慧娜和丈夫兩人,是企業退休人員,積蓄有限。為了應對這個即將出現的養老難題,她早早就已開始準備:成為一名積極的社區養老志愿者,和一名叫作徐綺璐的老人結對,希望用現在自己對老人的付出,能“換來”將來自己年邁時,有比她更年輕一點的老人來照顧她。

                平時生活,她也非常節省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實在不行,只能想辦法住養老院了。”她嘆息道。

                危!

                獨木難支壓力大

                根據《浙江省2011年老年人口和老齡事業統計公報》顯示,截至2011年,我省每百人中有17人是老人,每百名老人中有近25名是純老家庭人口,有9名是失能、半失能老人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揭示了一個不容回避的現實:浙江人正在迅速變老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未來20年內,我省將有1000多萬人步入老年。”有關人士認為,由于目前我國的養老,基本上仍然以子女贍養為主,這也意味著絕大部分的負擔,將會由這些老人的獨生子女承受。

                北侖區新碶街道紫荊社區的老齡化情況,也印證了這一說法。社區居委會主任王春風介紹,紫荊社區是北侖最“老”的社區,現有60歲以上老年人1000余人,占總居住人數的約20%。

                獨子養老時代,靠傳統家庭養老模式,很不現實。那么,到養老院?可如今,公辦的擠不進、民辦的付不起。

                黃成從江西一個小村莊考入杭城一所高校,大學畢業后,留在杭州工作,然后順其自然地娶妻生子。如今的他事業蒸蒸日上,小家庭美滿幸福。然而,作為獨子,老家的父母是他最放心不下的牽掛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個月前,他回老家才得知,爸爸前不久剛做了一次手術,怕他忙抽不開身,就沒告訴他。“我在杭州有什么事,一般也不會告訴老人,怕他們擔心。”黃成有些神情黯然地說,“我也想把二老接來,可他們撇不下自己的家,況且還要和其他親戚一起照顧爺爺奶奶、外公外婆。即使他們來了,我也沒什么空照顧,反而還要他們幫助照管孩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相對一般的獨子養老問題來說,像黃成這樣進城打拼的獨生子女,面對父母的養老負擔,更加沉重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農村的年輕人為了提高收入,進入城市,在一定程度上減輕了城市的養老負擔,但農村的老人養老怎么辦,將會成為更大的難題。”一位業內人士說。

                自然,經濟條件允許的話,還有很多養老模式可以選擇。就像現在,每年從杭州到海南島過冬的老人,不下數萬人。據相關調查稱,海南有187家醫院,兩萬多張病床,4萬多醫療從業人員,可以應對860萬常駐人口和2300多萬旅游人口和幾百萬個“老候鳥”醫療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安吉和臨安等地,也出現了很多“老候鳥”。記者日前在安吉采訪時,就遇見了一位從上海來的老人,他已在安吉住了3年。“上海住房緊張,所以搬到安吉,一方面算享受大自然,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養老。”可是,這些老人畢竟為數不多,更多的老人,或收入有限,或體弱難遠行,或生病需要照顧。

                盼:

                各顯神通多扶助

                針對獨子養老的困境,建立以居家養老為基礎,社區養老為依托,機構養老為補充的養老服務體系,是目前的社會共識。

                西北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社會保障系主任許琳認為,我國當前一個相當長的時期內,需堅持社會養老與家庭養老相結合,充分發揮二者各自的優勢。一方面要完善對老年人的社會服務,發展各種形式的養老院、福利院、老年公寓、托老所等,發揮社會養老服務機構的功能。另一方面,要大力發展居家養老和社區養老服務,使老年人既能生活在熟悉環境里,又能發揮社區老人互助的優勢,這對老年人、對家庭、對社會都是最好的選擇。

                所謂居家養老,是指老年人在家中居住,但由社會提供養老服務的養老方式。這種方式已經在英國、加拿大、美國等國家的社區中普遍運用,我省各地也一直在努力推行。

                杭州市早在2008年12月就出臺居家養老服務工作的若干意見,提出要建立健全居家養老服務體系,提供以生活照料、醫療保健、法律維權、文化娛樂、體育健身為主要內容的居家養老服務,全面提高居家老年人的生活質量。目前,杭州各個區均成立區級居家養老服務工作指導小組、街道(鄉鎮)居家養老服務工作管理中心、社區(村)居家養老服務站。

                不過,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何文炯指出,總體上看,社會養老服務在我省各地都有發展,但城鄉之間、人群之間的養老服務數量與質量差異很大,機構養老與居家養老之間、護理型養老服務與非護理型養老服務的資源配置不夠合理,缺乏效率,無法滿足現實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寧波北侖區新碶街道于2003年起在紫荊社區成立“鄰里互助社”,鼓勵低齡老人與高齡老人結對,提供接力式的親情服務,培養一批助老志愿者。

                在紫荊社區,居民顧悅洪的結對老人是90歲高齡的朱老太,朱老太因腦血管梗塞住進李惠利醫院,他多次前往看望照顧。老伴毛信南也與80多歲鄰居張瑞娣結成對子,經常為老人送飯、理發,陪老人拉家常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今天你做一名助老志愿者,明天你優先享受養老服務。”社區居委會主任王春風說,為了吸引更多居民加入助老服務,紫荊社區還推出積分制,邀請被服務的老人為志愿者打分,積分越多,志愿者未來可享受的養老服務也越多。目前,這一模式已在新碶街道15個社區全面推廣,結對老人已超過400對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一做法的效果不錯,但依然無法從根本上解決養老問題。如結對關系松散緊密與否,關鍵得看低齡老人與高齡老人之間的感情契合度,不可能剛性約束,具有一定隨意性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養老問題很復雜,需要社會各界八仙過海,各顯神通。”專家指出,不管怎樣,以獨子養老為標志的老齡化社會養老問題,與當前社會化養老體系建設滯后的矛盾將愈加凸現,政府部門和社會各界必須引起足夠的重視,并付之行之有效的行動。

                ■專家觀點

                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劉衛東:其實不論子女多少,在世界各國,養老均是一個難題。我國可以考慮建立一個梯度式的養老服務體系:低收入老年人由政府辦養老機構,或者政府提供一定補貼的條件下進行居家養老,這主要保障基本的養老服務;中等收入老年群體,可以根據其需求,由其他社會公益性養老機構提供多樣化的養老服務,另外政府適當參與;高收入老年群體,則可以根據其收入,由一些營利性的商業機構提供差別化、個性化的養老服務。這種辦法,可以緩解“獨子化”帶來的養老難題。記者 黃宏 區委報道組 顧宵揚

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和諧中國網
              国产国语对白一级毛片,蜜臀AV在线播放一区二区三区,黄色网站国产在线,久久久久亚洲AV无码午夜
            2. <nobr id="740z4"><optgroup id="740z4"></optgroup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740z4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<bdo id="740z4"></bdo><tbody id="740z4"><source id="740z4"></source></tbody>